公司动态

金霄大厦,今宵请你多珍重

发布时间:2019-11-05 18:56   作者: admin

原标题:金霄大厦,今宵请你多珍重

掐指一算,今年下半年唯一看完的一部港剧,就是《金宵大厦》。

和隔壁台剧接二连三推出几部小众口碑佳作相比,今年港剧的总体表现,真是寂寥许多。

仔细想想,能想得起名字的:港剧目前能拿出的最强阵容《白色强人》,雷声大雨点小的《十二传说》,《飞虎》。没了。

而这部今年目前为止得分最高的《金宵大厦》,对于许多抛弃TVB很久的观众来讲,这个阵容除了女主李施嬅,别的演员只怕连名字都陌生。

所以大多数普通观众第一次接触到这部剧,是因为开播时微博上流传甚广的本剧中单元故事《婴》的图解——

一个刚生小孩的事业型新手妈妈,一个孩子早夭忆子成狂的独居母亲。独居母亲做足铺垫费尽心思骗取新手妈妈的信任,到她家做了保姆,然后一步一步赢得她的婆婆,她的丈夫的欢心。最后施以邪术,新手妈妈被当作产后抑郁被送进精神病院,保姆则完全取代了她的位置,从住乌烟瘴气的十平米劏房的疯女人,变成这个中产家庭新的女主人。

“你不想养孩子,不想伺候婆婆,我来替你不就好了?”

人生就这样被置换了,新手妈妈如此倒霉,保姆如此狠毒。

展开全文

我们看到这个故事又憋屈,又不解,又愤怒,又郁闷。

很多人就此弃剧,还有的人抱着后面可能会反转的期望接着看下去。

很可惜,直到最后一集故事也没有反转(最后的HE看你怎么理解了,反正在我看来,新时空就算再完美,旧的世界线都并不会改变)。

更惨的是,后面还有更致郁的故事——《鸦乌》。

小学生东东第一集就出现了,他调皮捣蛋,像个没有家长的野孩子,游荡在金宵大厦,在邻居家蹭吃蹭喝。

看到后面才知道其实他有家,爸爸是长途客运司机,妈妈是从内地嫁过来的,因为受不了糟糕的居住条件和丈夫的不思进取,做起了护肤品传销,想逃离这个拥挤逼仄的十平米劏房,想让儿子有不一样的人生。

一次小学名校面试的机会把这个原本快要分崩离析的家庭又拼合到了一起。因为香港小学入学不仅要面试孩子,还要考察家长,所以他们不得不把自己包装成恩爱夫妻。

这段短暂的温馨时光,一开始是虚假的,后来却逐渐假戏真做。你发现其实丈夫很爱他的妻子,很爱他的家庭,也一直在努力工作;你发现妻子其实很贤惠,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孩子;你发现东东其实乖巧懂事,只要爸爸妈妈能重新在一起,他愿意彻夜苦读,天天向上。

多么好的一家人啊。可是呢,结果是东东面试失败了,这个家又一次破碎了,东东也被鸦乌婆婆带走了,整个世界都会忘记东东原来存在过。

太可惜了。这个故事最让人心痛之处在于,鸦乌婆婆不是突然出现,突然就把东东带走的。

她在东东身边徘徊了许久,给过这个家庭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直到最后,还是让东东自己做的选择。

她告诉东东:

留在永远不会长大的虚幻世外桃源,还是回到现实迎接“没有最糟,只有更糟”的未来?

太过艰难的选择。别说是小学生东东,如果真有这样的选择机会,成年人恐怕也很容易软弱。

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当阶级已经相对固化,很多人的一生在出生前就已经决定。白手起家改变未来,越来越像一个触不可及的梦。

《鸦乌》的故事很赤裸,它把这个现实血淋淋地告诉了世界观还未成型的孩子。它也不像普通港剧那样追求大团圆结局——父母承认错误,千辛万苦地找到孩子以后幡然醒悟,不求他出人头地只求他平安快乐,一家人幸福生活在一起。

它彻底地,永远地带走了东东。

这是一个奇幻悬疑风格的单元剧集。港剧玩得很熟练的题材,港产恐怖片,放到世界范围也有它的一席之地。这个没有经历过文化震荡的时髦都市,保存着太多古老的,灵异的传说。它们和市民生活紧紧联系在一起,又因为人们相信,所以倍加恐怖。

和我们看惯了的热热闹闹,大起大伏,精密算计的港剧不同。《金宵大厦》很“丧”,而且是从头丧到尾。这些单元故事,不是悲剧收尾,就是留有遗憾。《美魔女》里,爱美成瘾的店老板最后找到了不爱她皮相的男人,也控制不住把人血往自己脸上擦;《金丁》里,金丁虽然找到了真爱,情侣在一起还是会有无休止的争吵;《异梦》里,坏人得到了报应,百合情侣却也失去了生命……

唯一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是相对而言最平淡也最无聊的《娃》这个故事。而它之所以能圆满结局,是因为故事的主人公之一是个充气娃娃,没有人的嗔痴欲念,心性单纯到只是出去玩了一天,就和女儿换回了身体。

换成人试试看?让你和马云交换身体,谁会愿意再换回来?

它也不像那些相对割裂的单元剧集,《金宵大厦》每个故事之间都是有联系的,不仅是现实的联系,还是前世的因果循环。

它充斥着浓厚的宿命感,就像书店老板林哥仔挂在嘴边的那句话:“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行之事,后必再行。”今生的一切,不过是前世的重演。

这是一个前世今生的爱情故事。Coco和旭辉前世匆匆相爱,共同赴死;这一世Alex和阿萧在金宵大厦重遇,还来不及相爱,Alex就在空中遇难。

这是一个拍于2019年的剧集。但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条评论:说是二十年前的港剧我也信。

当时看到这条评论,第一反应是哈哈哈失笑,后来一想,可不是么?

2019了,港剧的布景,妆容,拍摄手法还是改变甚微,时代气息浓厚。

二十年过去了,金宵大厦的原型香槟大厦早已不是当初九龙地标顶级住宅,亦或名震一时的“一楼两百凤”,它只是一座破败衰老的普通大厦。

但《金宵大厦》里的人们,一边嘴上说着要离开金宵大厦,一边仍然愿意沉迷在地下一楼的辉煌旧梦中。

步履蹒跚的港剧,总是矛盾的,撕裂的。它向往那些更新,更快,更时髦的元素。它也不忍心舍弃那些百试不爽的老梗,那些金字招牌们堆积起的经典题材,那些质朴狗血的世俗情感。

而《金宵大厦》,可以说是2019以来,甚至是近些年以来,一次成功的融合,一次出彩的尝试。

它用的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框架,但奇幻外衣上又套了游戏、梦境两层结构,严丝合缝,精雕细琢——就说“梦境”这一层精细到什么地步?一开始,你以为是阿萧的梦,看到后来,你才知道也是coco的梦,看到最后,你才知道,梦游的还有林老师。

奇幻外衣下包裹的,则是紧贴我们当下生活的,每个人都深有感触的社会真实:事业型女性的家庭困境;对美颜滤镜,对金钱的崇拜与执迷;对高压社会的逃避与恐惧;城市空巢老人的寂寞与空虚……

我们总喜欢说“人定胜天”,《金宵大厦》说得最多的却是“人生如梦”,“人生如游戏”。而且是那种攻略、提示、大boss是谁都告诉你,还改变不了结局的游戏。

乍一看,这真的挺丧的。可是仔细想想,一切未知的情况下,努力过好每一天是乐观;一切已知的情况下,还努力过好每一天,难道不是乐观吗?

或许用“乐观”一词,确实太单薄了。更适合的一个词,是“执生”。

这是今年《圆桌派》第四季,王晶教会我的新词。

太生动的一个词汇,太能体现港人本土精神的一个词汇。

《金宵大厦》的每个故事里,活着的人都还好好地活着。

在这条主线爱情故事里,Coco一早就知道了今生的悲剧结局,可她今生仍然选择和阿萧在一起;阿萧明知穿越回去自己可能没命,还于事无补,但他仍然选择回去。

真是,很执着啊。

一个很平凡的人,从不梦想着拯救苍生,但他愿意付出和拯救苍生所需要的一样多的努力,为了自己心之所向。这不正是无数港片港剧,最吸引人的地方么?

既然来时去时的路都无法选择,那便不如“今宵多珍重”。

回头来看,那句“已有之事,后必再有。”已相逢的,后必相逢。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其实是个仁者见仁的问题了。

手机淘宝搜索“谈资买买买”,领双十一现金红包,最高1111元。

上一篇:范冰冰携母逛家居馆无意暴露赘肉,其对待母亲方式如侍奉太后 下一篇:岳云鹏成名前的苦,只有他的漂亮媳妇郑敏懂